秣絔

爱吃,宅

牧羊大烧麦雏雏:

大白屁股和小煤球8 《明天见》

蓝湛明天见……


*烦人精羡球球的一天

*来自原著的鸡血,好想开车哦……

好想告诉你

金鱼饼:

番外




















1.牵手




夏天的时候天黑得晚,吃过晚饭后蓝忘机和魏无羡到河边走了走,夕阳使得河边泛起粼粼波光,两个人的影子落在地面上随脚步前移。魏无羡抬了抬胳膊,两个人的影子像是牵手了。




魏无羡笑了一下,蓝忘机回头正好对上他的笑容,魏无羡别开头看河上飞过的鸟群。




蓝忘机继续往前走,没走几步就被魏无羡拉住了。




魏无羡说:“之前你走在我前面,我就老想这样拉你。”蓝忘机握得更紧了一些。








2.相拥入眠




蓝忘机睡觉很老实,睡姿也是浓浓的一股姑苏蓝氏的风范。经常睡着睡着感觉呼吸困难,醒过来看到魏无羡的胳膊搭在自己胸口,腿也不老实地压在自己身上。




但不多久好像就反过来的,变成魏无羡被绑起来似的,整个人被蓝忘机抱在怀里。




魏无羡跟蓝忘机说起这件事,问他为什么每天都像绳子似的。蓝忘机眼睛都不抬一下地说:“帮你纠正一下睡姿。”








3.一场飞来横祸




前几天魏无羡和蓝蔚去玩的时候在大街上遇到狗追耗子。魏无羡被吓了一跳,后退一步撞到了小贩的摊,他下意识站稳结果直接摔了下去,额头上撞了个大包。




回去过后蓝蔚被禁足一个月顺便罚抄十次家规。魏无羡捂着包问凭什么让蓝蔚抄家规,从床上下来穿好鞋打算去帮忙抄几遍。蓝忘机伸手拉住他让他回去躺着,停顿一下补充说:“我去帮他抄。”








4.喝醉




家里禁酒,不过出去的时候还是可以喝一点的。有时候出去夜猎了,就近找个小店住下,蓝忘机喝一点酒就醉了。




魏无羡每到这种时候都会逗他玩儿。“跟我说一遍‘夷陵老祖万岁’。”魏无羡笑着说。




蓝忘机低低地说:“夷陵老祖万岁。”魏无羡又说:“大点声。”蓝忘机拔高了声音:“夷陵老祖……夷陵老祖……”魏无羡正纳闷他怎么不接着说了,就见蓝忘机皱着眉头。“蓝湛,你怎么了?”他问。




蓝忘机说:“夷陵老祖不在了。”




魏无羡一愣,伸手抱着他:“他回来了。”








5.睡着的兔子和他




魏无羡被教育过很多次,不要在太阳下看书,对眼睛很不好。但他总是不听。




蓝忘机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正坐在假山之间的缝隙中,书盖在脸上。身上躺着一直睡着的兔子。蓝忘机拿开他脸上的书,见他微微张着嘴,露出一点点牙齿,也像个小兔子。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,魏无羡动了一下,兔子醒了,又很快闭眼接着睡。




蓝忘机坐在旁边看了他很久,不知不觉也靠在魏无羡身上睡着了。








6.束发




魏无羡经常自己就是很简单把头发绑起来,不像蓝忘机那么讲究。




有天他心血来潮说要给蓝忘机束发,蓝忘机点头答应了。魏无羡梳着梳着忽然停了下来,一直没动。




“怎么了?”蓝忘机问他。魏无羡好久才说:“你有一根白头发。”蓝忘机也沉默一下:“都会有的。”




魏无羡还是很难过,从后面抱住他,越来越紧。虽然知道这很正常,但还是很难过,总觉得蓝忘机还是当年十几岁的样子,怎么就有白头发了呢。单单是想一下,都心疼得受不了。








7.接对方回家




蓝忘机出去了一阵,魏无羡一个人在家,每天过得要多没意思有多没意思,幸好还有蓝蔚在。




蓝忘机回来那天在下雨,魏无羡撑伞接他回来。蓝忘机还在船上就看到岸边魏无羡在等他,淋着雨就下了船。




魏无羡赶紧给他遮住头。“怎么不在家待着?”蓝忘机问。“来接你。”魏无羡说。“接我做什么?”蓝忘机问他。魏无羡说:“以前都是你等着我回来,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我等你回来了,想多走几步,早点见你。”




在雨下,在伞下,蓝忘机给了魏无羡一个吻。








8.凝视彼此的眼睛




吃早饭的时候魏无羡伸手拿包子,正好蓝忘机也伸手过来,两个人指尖碰到指尖,然后抬头,视线碰到视线。谁也没有缩手,谁都没有偏头。时间像是静止了。




蓝蔚刨了两口饭,左看一眼右看一眼,无奈地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呢?




过了一会儿,魏无羡说:“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?眼睛里有红血丝。”

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

蓝蔚:“……”








9.不得已的大扫除




昨晚本来是在看书,结果不知道最后为什么演变成了这样,魏无羡一早醒来浑身都痛,一边穿衣服一边看了看四周。桌上的纸和书全都掉在地上,乱成一团。他踢了蓝忘机一脚,蓝忘机也坐起来,看到地面也是叹气。




魏无羡走了两步,觉得难受:“我再去床上睡会儿。”




蓝忘机点点头,外面的公鸡打鸣了,他穿好衣服,开始收拾房间。看到书上的痕迹之后,蓝忘机终于还是没忍住捂了一下眼睛。




以后绝对,绝对不会再这样了。




一个月之后的某个清晨,蓝忘机手里拿着书,再次说这句话。








10.转身就看到你




蓝蔚学走路的时候蓝忘机没在他身边,等他三岁左右的时候才有了些时间陪他。蓝蔚那时候总是在院子里走走跑跑,没几步就要回头看蓝忘机在不在,如果不在了就瘪嘴要哭。蓝忘机后来每次都紧紧跟在他后面,担心他回头看不见自己。




蓝蔚这方面总是有些敏感,大一点也没变。




夏天的时候去山上的湖里玩儿水,蓝蔚和魏无羡闹了一阵过后魏无羡说累了要去坐一下。蓝蔚就一个人在湖里玩。刚开始还听得到魏无羡和蓝忘机说话的声音,没一会儿就没声了,他心里慌了一下,猛地回头。见魏无羡正靠着蓝忘机打盹,蓝忘机侧头亲了亲他的额角。蓝蔚松了一口气。




这种感觉真好,一回头你们都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是林白不是淋巴:

新年快乐!祝大家新年大吉吧!!(滑稽
摸条小鱼,希望能在忘羡这个圈里一直待下去啊(比心

声优工作室:

我一个朋友,有一个保持了多年的习惯,不管多忙,每个月一定要跟两个最好的朋友吃顿饭。菜品怎么简单都好,哪怕只是一碗杂酱面。


其实,要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约着见一面,吃顿饭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历,跟几个朋友约吃饭,每次微信上都说,什么时候约着一起去啊。对方回,好啊好啊。可“什么时候”真的就成了一个未知数。有那么一天,订好了桌子,信誓旦旦地要去赴约了,碰巧领导临时让你加班,说好的聚餐就又耽搁了下来。


我问那个朋友,你是怎么坚持那个习惯的?或者,时间久了,这种习惯会不会就变成了一个形式?


朋友说,“我一直觉得,朋友圈再多点赞,也不及和朋友吃碗面条。现代科技是很发达,可是,毕竟不如面对面来得温暖。热气氤氲中,朋友见面聊天,相谈甚欢,还一眼就能看出你胖了,他有黑眼圈了,看你不太开心啊……这些真不是在冷冰冰的电脑或者微信背后能够感知到的。”


那么,你有多久没跟家人朋友一起吃顿热气腾腾、推心置腹的饭?


我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,并且觉得跟家人朋友吃饭原来是件如此正式、需要慎重作答的事,是在去年。


那次,我代表公司去外地出差,跟另一家公司商讨合作协议的细节。那天的会议一直开到凌晨五点,依然有许多细节没有达成共识,于是决定回房间休息三个小时,然后再议。对方项目团队里一个30出头的小伙子,立马收拾东西,急匆匆地要往家赶。


“就在旁边的酒店凑合一晚上吧。”他的同事说,“你这路上往返就得两个小时呢。”


他笑着摇摇头,打个出租车走了。


他赶在老婆起床前到了家,轻手轻脚做好了早餐——她最爱吃的三鲜面,外加一片烤面包、一个荷包蛋。两个人迎面对坐,笑意嫣然,边吃边聊些工作、生活上的琐事。等她吃完,他麻利地收拾完碗筷,在八点钟前又回到了会议室。


中午开完会,正好跟他一起下楼去自助餐厅,于是就聊起来。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说,这几天老婆身体不太舒服,请假在家休养,而他工作这么忙,晚上回到家,老婆都睡了,所以,陪老婆吃顿早餐,是他们一天惟一能说会儿话的时间。他不想错过。


我问:“你们是刚结婚不久吗?还处在新婚甜腻的阶段。”


“不是,我们认识十多年了,结婚五年,孩子两岁。”


我有些诧异了。这样的状态,按理说,不太会这么在意一顿饭要不要在一起吃的啊。


小伙子说,之前其实也不这样。在那半年前,他得到老板赏识,升了职,从此似乎每天都有写不完的项目计划,见不完的客户,接不完的电话,回不完的邮件。早上天不亮就出门,披星戴月回家,早就成了常态,往往连周末都会搭进去。


连轴转了几个月,有一天,突然觉得心慌乏力,站不起来,眼前一黑,就那么倒在了电脑旁。同事赶紧扶他躺下,又打了急救电话,送到医院一检查,原来是心脏累出了毛病,这下不得不休息了。


养病期间,父母过来照顾他,每天换着花样儿做他爱吃的。老婆给他送到病房来,就坐在床边,看着他慢慢吃完。


“我那会儿就在想,假如当时有个好歹,醒不过来了,我最遗憾的是什么。有一个项目没有争取下来?最想要的那辆车终于还是没有攒够钱买?说好的换个三居室,结果还是只能挤在50平的蜗居里?都不是!”他说,“我竟然觉得好久没有跟家人吃一顿像样的饭,怎么那么让人难受呢?”


于是,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如此匆忙的意义。现代社会,越来越多元,包容性也越来越强,可对于成功的衡量标准怎么还是那么单一?考上名校,有份高收入的工作,开着好车,住着豪宅,的确是人生赢家。但能陪伴在家人身边,能常常跟他们踏踏实实地吃顿饭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?


我想起另一个朋友,被单位派驻国外两年。任期结束前,领导找他谈话,问他是否愿意再延一个任期。他开始纠结,驻外的好处是,收入比在国内高不少;劣势是,特别忙,并且由于时差的关系,经常会出现他还在睡梦中,国内的电话又打来的情况。但他想着,不如趁自己还年轻,多赚些钱吧。情感的天平就这样倾向于再在国外呆两年。


他回国休假那天,一进家门,就看到饭桌上摆着一大碗山药炖羊肉。爸妈一个劲儿地让他多吃,说有养胃的功效。他这才想起来,有一天,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状态,说因为加班,生活不规律,胃不好了。父母的电话、老婆的电话,很快就打了过来。他应付了两句,赶紧又投入到工作中。没想到,家人一直惦记着,知道他一个人吃不好饭,就希望他回家时,能帮他好好调理调理身体。


这种久违的温暖,让他回忆起过去——上学那会儿,每天早上出门之前,妈妈都问他今天想吃点什么;刚结婚那会儿,一有空闲就跟老婆手牵着手去菜市场;离开家了,每年春节前,妈妈老早就开始张罗他爱吃的东西,盼着他回来。可是,什么时候,我们忙得忘记了那些温暖,忘记了那些期盼,忘记了那些陪伴。


家人那么爱你,如果你忙得连吃口热饭的时间都没有,他们会心疼的。如果他们准备好一大桌子你喜欢的饭菜,你却忙得没时间回家,他们会失望的。如果你爱的家人一直生活在心疼和失望中,你再努力奔忙,又有多大意义呢?


就因为那碗羊肉,他决定不再延期。他说,年轻人要拼搏要奋斗,这没有错。但我们是不是常常以此为借口,过度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?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,等忙完这个项目再说,等熬到下个月再说,等赚到这笔钱再说……等来等去,你发现,有很多事情,如果今天不去做,可能就再也来不及了。


之前看过一个公益广告,一个孩子费力地用筷子夹菜,夹不起来,急得大哭,终于吃到嘴里,就破啼为笑;大人还没坐齐,一个孩子就拿着筷子想去夹菜,被爸爸阻止,直到长辈先开动,孩子才能伸筷子;一个年轻人过年回家,跑到厨房看老妈做饭,老妈夹起一块肉就塞到儿子嘴里;一个老汉独自在家过年,邻居叫他一起吃团圆饭,他有些不好意思,邻居热情地说,“就是多双筷子嘛”


为什么一双筷子能寄托中国人那么多的情愫?这其中,有文化的渊源,有家风的传承,更满含对阖家团圆、彼此陪伴的祈愿。


而现在呢,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家乡,交通是越来越方便了,可回家的路,却怎么越走越长了?通信也越来越便捷了,可是,我们见面的时间怎么反而越来越少了?我们一起吃顿饭,怎么就变得越来越难了?


我知道,你很忙,是为了给自己和家人更好的未来。


只是,不要让忙,成为不好好回家吃饭的理由。


不要让电子产品,冲淡了我们渴望彼此陪伴的温情。


我知道,你真的很忙,你有那么多事需要去处理。


但是,有一件小事,叫陪家人朋友吃顿饭,那么温暖,你一定不要错过。



文|尚军    

出品|声优工作室


复制文章内容及了解更多文章及音乐详情,欢迎小耳朵关注微信公众号——声优工作室

欢迎小耳朵们加入我们的听友QQ群:461217063

(~ o ~)~zZ


-观霜-:

 羡羡摔倒了要师姐的莲藕排骨汤才能起来!~【本来想凑9图可是时间不够啦
~画了个三岁羡羡喝汤汤的表情,算是今年最后一张图惹

你们这群给喵(下)

山前雨:

*都喵化了OOC当然不在话下
*只是来卖萌的,不喜勿点,么么
*cp是曦澄和追凌(同样傲娇的舅甥呀~)



        “蓝宗主,你是怎么做到总是能笑着的?”澄喵蹲坐在曦臣喵面前,一脸严肃地问道,深灰色的尾巴在身后像鞭子一样一甩一甩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嘛,”曦臣喵想了想,温润的深棕色眼睛无奈地看着澄喵:“我也不知道,想笑自然就笑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哪有喵成天无端端傻笑的。”澄喵嘟囔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平时,很像在傻笑?”曦臣喵有些愕然地睁大眼睛,抬爪摸了摸自己的嘴角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”澄喵诚实地点了点头,“每次我看见你,你都在笑,嗯,笑得很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是希望我笑好呢,还是像忘机那样成天板着脸呢?”
        澄喵仰头思索片刻,想象了一下曦臣喵忘机喵两兄弟一块板着脸的样子,嘴角抽了抽,“你还是笑着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。”澄喵突然沉下语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”曦臣喵看着他这副模样,不由得把腰背挺直了些,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以后,傻笑只能被我看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,”曦臣喵嘴角上扬,又露出刚刚被澄喵鄙视过的傻笑,尾巴探过去勾住澄喵的尾巴尖,“傻笑只给你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嗤,谁稀罕。”
        深灰和雪白的两条尾巴牢牢勾在了一起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阿凌。”思追喵敏捷地跳上屋顶,凑到正蹲坐在上面的凌喵的旁边,放下他嘴里叼着的小鱼干轻声唤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凌喵一身奶黄色的长毛被风吹得凌乱,他一回过头就看见思追喵紧挨在自己身侧,“你凑那么过来干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思追喵细心地帮他把拂到脸上的长毛拨开,歪头温柔笑道:“你怕你冷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凌喵撇撇嘴,“你的毛比我短多了,有时间关心我不如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更靠近阿凌我就越暖和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嘁,谁理你。”凌喵脸上一阵发热,尾巴伸展在思追喵背上不轻不重地抽了一记,转身跳到思追喵叼来的小鱼干旁边,“冷死你算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思追喵也不生气,跟在他身后,“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吃这种小鱼干吗,这次我给你带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,我什么时候说过了,”凌喵脸上热度更甚,幸好有长毛挡住才不被思追喵看到自己羞赧的样子。他低头嗅嗅小鱼干,嫌弃道:“一股你的口水味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除了我,才没人愿意吃你的小鱼干呢。”凌喵轻哼一身,低下头砸吧砸吧就被小鱼干吃了个干净。
        “除了你,我也不给别人送小鱼干呢。”思追喵温柔地把凌喵的嘴角舔干净。
        “算你识相。”凌喵仰头打了个哈欠,抬爪把思追喵推倒在地上,粉粉的小肉垫轻轻按在思追喵软软的肚皮上。
        思追喵的毛是均匀的淡灰色,只有肚皮这一块纯白的,平时凌喵最喜欢枕在他肚皮上睡觉,因而思追喵也任由他用肉垫在自己肚皮上按来按去。
        凌喵睡意渐浓,站在思追喵身上,小爪子有一下没一下轻拍着思追喵各处。忽然,他好像按到什么硌手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什么?”他含含糊糊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思追喵有些羞涩地把下腹往后缩了缩,“没什么,阿凌你快睡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告诉我嘛。”凌喵的眼睛渐渐闭上。
        思追喵垂下头温柔地舔舔他的脸侧,“等你长大我就告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等你长大我全都告诉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沉迷猫猫不能自拔


好尴尬,老是把曦臣喵打成洗尘喵😂😂😂